配资之家

识别虚假财务报表的方法与途径是什么?

来源:炒股知识时间:2019-05-15 16:56:51

许多上市公司伪造假账,操纵利润,已是无可讳言的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财务分析就此失去了作用,恰恰相反,有效的财务分析,正是辨别真假、去伪存真的最基本途径。因为假的毕竟是假的,不管造假的手段有多高明,终究会在财务报表上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只要我们潜心研究,便能发现陷阱所在,从而有效地避开陷阱,避免损失。比如,1997年琼民源以中国第一大黑马股大显神威的时候,就有人对其高额增长的利润提出质疑,其依据便是琼民源1996年年报显示当年利润总额高达5.71亿元,而其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67亿元,利润仅为39.1万元,其他业务利润和营业外收入则分别高达4.41亿元和1. 01亿元。其他业务利润和营业外收入占据了整个收入与利润的绝大部分,这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是非常罕见的。遗憾的是当时很少人认真考虑这一问题,大多数人只看到其利润大幅增长,股价大肆飙升,因此竞相杀人,结果有10万股民被其套牢。最后经证监会查明,在5. 71亿元利润中,有5. 66亿元是虚构的。曾经一直以绩优蓝筹股形象光耀股市的蓝田股份,2001 年被一位大学教师从其财务报表里发现破绽,仅以一篇600字的文章就揭开了蓝田股份弄虚作假、欺骗股民的真实面目。这一切再清楚不过地告诉股民,认真分析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不仅是寻找有投资价值与增值潜力的蓝筹股的最基本方法,而且也是避免财务陷阱、防止上当受骗的最有效途径。

识别虚假财务报表的方法与途径是什么?

一、银广夏:谎言编造的陷阱

银广夏,一家来自西部宁夏的公司,1998年前它还默默无闻,挣扎在配股资格线的边缘。1998年奇迹开始出现,立即成为头顶诸多光环的高科技公司,其股票则以蓝筹绩优股的形象在二级市场大出风头,成为投资者大肆追捧的“黑马”。谁知道,这是一匹用虚假的利润泡沫堆砌出来的“假马”,当泡沫被截破,“假马”便成为一摊肮脏的污水,令许多投资者血本无归,股市也因其污渍而深受其害。分析银广夏长达7年的造假史与欺骗史,我们有许多教训值得汲取。

(一)发迹值得质疑

1987年4月,银广夏创始人陈川创立“深圳广夏录像器材有限公司”;1993年11月,陈川在宁夏合资成立“广夏(银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6月,公司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此后银广夏投资牙膏、水泥、白酒、牛黄、活性炭、葡萄酒、房地产,但收效并不显著。1996年公司开始治沙种草,创建闻名于世的银广夏麻黄草种植基地,银广夏由此踏上发迹的征程。1998年10月20日,天津广夏(集团)有限公司与德国诚信贸易公司签订了蛋黄卵磷脂和桂皮、生姜精油、含油树脂等萃取产品出口供货协议,供货金额5600万元德国马克。1999 年天津广夏实现对德国诚信公司出口1.1亿元德国马克,使当年上市公司利润总额达到I. 58亿元,每股收益0.51元,银广夏股价也因此从1999年12月30日的13.97元飞涨到2000年4月19日的35. 83元。2000年,天津广夏再立新功,当年实现出口1.8亿德国马克,折合人民币7亿多元,而为它贡献绝大部分利润的银广夏,这一年的利润超过了4亿元,并且与德国诚信公司续签出口合同60亿元人民币,这使银广夏的业绩和股价两个车轮飞转,成为深沪两市名列前茅的蓝筹牛股。2000年4月20日银广夏实施丰厚的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方案,每10股转增10股,股价随即展开填权行情,于2000年12月29日填满权并创下37. 99元新高,折合除权前的价格为75.98元,全年上涨440%,涨幅雄居该年沪深两市第2名。同时2000年年报再创业绩同步增长的奇迹,在股本扩大1倍的基础上,每股收益跃升至0.827元。为此,其董事长张吉生信誓旦旦地声称,银广夏的业绩增长势头起码能持续2~3年,每股业绩能达2元左右。公司因此被中证.亚商评选为“第二届中国最具发展潜力上市公司50强”第38位,同时也被香港《亚洲周刊》评为“2000年中国内地100家上市企业排行榜”第8名。

然而,公司的发迹是否正常?公司的利润是否真实?对此,许多投资者没有过细深究。他们看到的只有每股收益的大幅增长,听到的只有产品大量出口的喜讯,想到的只是股价还有多大的上涨潜力。大多数人没有进行认真的财务分析,没有辨别其利润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这是银广夏得以行骗7年之久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许多投资者上当受骗的一个关键原因。事实上,如果对银广夏进行严格的财务分析,则可以发现有许多值得怀疑的地方。2001年8月,《财经》杂志的封面文章一“ 银广夏陷阱”,就对银广夏在产品出口数量、出口价格方面的财务数据提出众多疑点,银广夏因此露出了造假的破绽,身价一落千丈。

当时《财经》杂志记者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其一,天津广夏到底有没有产品出口。按照银广夏的公告,1998 年天津广夏与德国诚信公司签订5600万元德国马克的萃取产品出口供货合同,1999年出口合计1.1亿元德国马克,2000年出口1.8亿元德国马克,2001年天津广夏与德国诚信公司又签署出口协议三年期60亿元人民币。那么事实真相到底如何?据天津海关出示的证明,1999年天津广夏在全国各口岸的出口额为482万美元,2000 年天津广夏在全国各口岸的出口额为3.3万美元,2001年1~6月天津广夏出口额为0。这与银广夏公布的财务报表有着较大的差距,有理由怀疑天津广夏在撒谎。

其二,萃取技术有多大的利润。按照银广夏的公告,公司不仅在天津广夏有三条500升的萃取生产线,还在芜湖新购置了三条1500升的生产线。萃取的卵磷脂每千克订货价德国300马克,生姜精油订货价700德国马克。而实际上,银广夏萃取出来的产品在国内市场的竞争能力并不是特别强,它所公布的数据,与真正的售价有很大的差距。

当然还有许多地方值得怀疑,但仅此两点,就可说明银广夏有造假嫌疑,值得警惕。

(二)造假肆无忌惮

事实证明,银广夏是继琼民源以来又一大造假公司。

中国证监会经过立案调查,2001年9月6日公布调查结果,揭开了银广夏瞒天过海、大肆造假的黑幕:银广夏通过伪造供销合同、伪造出口报关单、虚开增值税发票、伪造免税文件和金融票据等手段,两年内共虚构利润7.45亿元,其中1999年为1.78亿元,2000 年为5.67亿元!

调查中发现的情况让调查人员也感到大吃一惊:从原料购进到生产、销售、出口,天津广夏居然伪造了全部单据,包括采购原料合同、购货发票、银行汇款单、出口销售合同等100多份关键财务文件。用调查人员的话说是“胆大包天,不择手段”。在事实面前,银广夏高层管理人员承认,天津广夏造假始于1995年,造假利润从1995年的200余万元开始,发展到2000年的5亿多元,创下了惊人的利润“业绩"。而事实真相是:最近几年,天津广夏每年亏损1500万~2000万元。

并且,不仅天津广夏造假,银广夏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主要控股公司几乎都在利润上做过手脚:上海广 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通过虚假确认电视片广告收入、拍摄费用等虚增利润;武汉世贸大厦(银广夏控股子公司)通过虚构售房收入等手段虚增利润;芜湖广夏公司虛增利润的手段是多计资本化利息费用、少计经营费用、多提折旧等;在深圳,被银广夏称为发展战略支撑点的广夏投资公司,实际是一家“空壳”公司;在银川,银广夏在募集资金进行投资时大做手脚,通过收取高额利息等方式“做大”利润。这一个个利润泡沫串成一条耀眼的“项链” ,为银广夏的业绩“神话"不断“ 增光添彩”。

以下是银广夏造假账欺骗投资者的一张“清单”:

早在1994年3月15日,银广夏董事会发布决议公告称,银广夏董事局决议出资1000万元收购深圳广夏软盘配件有限公司,控股比例为75%。事实上,此前银广夏已与大股东深圳广夏文化有限公司、香港中昌国际有限公司签订资产承包合同,将大股东下属全资公司深圳广夏软盘配件公司的资产由银广夏承包经营。这也许可以算作银广夏欺骗投资者的开始。

1997年3月17日,银广夏董事局作出对深圳广夏软盘配件有限公司、深圳广夏微型软盘有限公司、深圳广夏录像器材有限公司注销的决定,但此重大事项却未予披露。更奇怪的是,在被工商部]依法吊销法人资格后,这三家公司却依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银广夏1999年.2000年年报和2001年中报中。

1997年3月18日,银广夏在未履行资产收购相关程序下,非法收购大股东深圳广夏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资产已 关停的深圳广夏软盘配件公司。这笔交易使银广夏被大股东“抽血”960 万元,直接侵害了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此重大事项也未履行相关信息披露的义务。

银广夏1999年、2000 年年报均披露,1999 年筹集的配股资金3亿多元已全部投人承诺的配股资金项目,实际仅投入1. 78亿元,其余被银广夏董事局及其控股子公司占用及借走,其中支付董事局经费1200万元。

银广夏在2000年年报中披露,以价值4351万元的超临界萃取设备作为投资,对芜湖广夏华东玻璃制品股份公司进行增资扩股,并设立了芜湖广夏生物技术股份公司,公司注册资本7535万元,其中,银广夏持股44.29%,天津广夏持股35%。事实上,直至2001年3月6日芜湖广夏生物技术股份公司才成立,注册资本仅为3184万元,银广夏持股比例为30%,天津广夏根本没有出资。

1998—2001 年期间,银广夏累计虚构销售收入104962. 6万元,少计费用4945. 34万元,导致虚增利润77156.7万元,其中1998年虚增利润1776.1万元,1999 年、2000年、2001年上半年分别虚增利润17781. 86万元、56704. 74万元、894万元,当期实际亏损分别为5003.2万元、14940. 1万元、2557.1 万元。

     7亿多元的巨大利润“气球”,就这样通过中报、年报在股市升空,打造出银广夏“中国大蓝筹股”的形象,让众多投资者怦然心动,争相购入,结果掉进陷阱,损失惨重。2001 年9月10日,停牌一个月的银广夏以跌停板价格复牌,而后一路狂跌。经过史无前例的15个连续跌停后,才在10月8日止住跌停。股价从停牌前的30. 79元跌至6. 59元,近68亿元的流通市值无形蒸发,持有银广夏股票的投资者遭受重创,特别是中小散户欲哭无泪,基本上是血本无归。

(三)教训在于轻信

银广夏疯狂造假,其胆量之大,花招之多,令人触目惊心。作为中小投资者,要在有某些部门“配合”,有会计师事务所狼狈为奸的情况下,发现银广夏的造假行为,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像银广夏伪造的供销合同、伪造的出口报关单、虚开的增值税发票.伪造的免税文件和金融票据等,注册会计师不去截穿,投资者根本没有办法去辨别真假,以此为基础伪造的利润也就难以辨别虚实。但是,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就没有任何办法识破其造假行为,而只能听天由命,任其宰割呢?当然不是。不管造假者如何手段高明,如何神通广大,假的毕竟是假的,犹如纸终究包不住火,造假行为终究要在财务报表上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如果投资者具有一定的财务分析基础,尤其是掌握了一定的辨别虚假财务数据的方法,便可以发现银广夏造假的迹象。事实上,对于银广夏的造假行为,最早发现的便是新闻记者,说明银广夏的造假虽然胆大包天,但却是可以提前发现的。就在银广夏最为火暴的时候,也曾有许多人对其高速增长的利润提出过质疑,认为其利润来源不真实。可惜这些理性的声音被淹没在银广夏掀起的泡沫之中,没有引起投资者重视。

一位署名清议的作者在《证券时报》撲文,认为尽管2000年度银广夏的盈利在所有上市公司的排名位居第17位,但短期偿债能力、长期偿债能力以及现金保障能力的排名分别位居第840位、第900位和第1073位。如此排名所给出的信息是银广夏虽然报告期获利能力较为出色,但潜伏在其他业绩层面的风险是巨大的。与此相对应,对银广夏2000年度的业绩评级是ADCE,即盈利能力评级为出色的A,短期偿债能力评级为较差的D,长期偿债能力评级为中性的C,现金保障能力评级为最差的E。其中的风险揭示意义不言而喻。

这位作者早在银广夏风头正劲的时候,便通过分析其财务报表,发现银广夏在业绩方面存在着8个方面的风险:

(1)营业成本比率异常波动风险。1999 年度银广夏营业成本比率(营业成本+主营业务收入)为57. 67%,2000年中期为54. 73%,如此变动似乎还是正常的,但到了2000年度,营业成本比率突然降至35.83%,其中下半年只有12.47%,也就是说银夏2000年下半年仅用了5070万元的营业成本创造了40661万元的主营业务收入。这显然令人难以置信,是违背常理的,当然也是充满风险的。

(2)营业收入现金保障风险。虽然银广夏过去几年主营业务收入突飞猛进,但现金流量表提供的主营业务收入却一直很不理想,相应的营业收入现金保障系数在1999年度、2000中期及2000年度分别为73. 86%、61. 75%和63. 66%,统统被评级为最差的E。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一家公司的现金收入情况长期不理想,其获利能力的可信度就大打折扣,其中的风险同样是巨大的。

(3)有息负债风险。有息负债是指产生资金成本的负债,所产生的资金成本以财务费用的形式扣减利润。银广夏2000年未有息负债对资本(股东权益)的比率为11. 38%,超过了国际公认警戒线(100% )。

(4)新增有息负债风险。与年初相比,银广夏2000年末短期借款增幅高达169%,由3.46亿元陡升至9.32亿元,这必将导致下一个报告期财务费用的进一步上涨,并且在营业收入现金保障系数极低的情况下,未来的有息负债增长风险依然存在。

(5)存货风险。银广夏2000年度存货周转率仅为0.86次,按下半年计算则不足0.13次。存货周转率所揭示的是上市公司实物流动性,作为常识,实物流动差的公司风险较大。

(6)投资收益风险。银广夏2000年对外投资平均占用额为1.35亿元,而投资收益为-2721万元,上年为-423万元。这表明公司的对外投资决策存在较大失误。

(7)附属企业损益风险。银广夏1999—2000 年度利润表少数股东损益项下均为负值,说明非全资控股子公司是亏损的,或者虽然某些非全资控股子公司盈利,但其他非全资控股子公司亏损,而且亏损额可以覆盖盈利合计数。这当然要引起投资者重视。

(8)所得税风险。银广夏2000年所得税实际负担率不到1.75%,不要说按33%法定所得税税率衡量,就算按15%优惠税率衡量也存在重大减利风险。考虑到地方政府所得税返还政策到2001年12月31日将终止,如此风险很值得关注。

由此看来,银广夏虽然通过造假造出了诱人的利润指标,但却无法掩盖其本身的业绩风险。如果对其财务报表进行严谨的分析,便可以发现其造假的痕迹,发现其隐藏的风险。遗憾的是,由于大多数投资者未进行认真的财务分析,仅仅看到银广夏伪造的几个利润指标较高,便把其当作蓝筹绩优股对待,没有考虑其利润的真实性与可靠性,结果跌入银广夏造假的陷阱之中,成为银广夏造假的牺牲品。从银广夏事件中,我们得出一个深刻的教训,那就是我们绝对不能单纯以每股收益等利润指标来评判上市公司的获利能力,而必须以科学的态度、严谨的方法进行全面的财务分析,客观评价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情况,特别要防备上市公司在利润指标上造假。

漏洞百出的纸上辉煌

从蓝田股份公布的财务报告来看,该公司上市后一直保持着“优异”的经营业绩:总资产规模从上市前的2. 66亿元发展到2000年末的28. 38亿元,增长了10倍多; 1996 年股本为9696万股, 2000 年末扩张到4.46亿股,4年时间股本扩张了360%;主营业务收入从4.68亿元大幅增长到18.4亿元,净利润从0. 593亿元快速增长到令人难以置信的4. 32亿元。上市后净资产收益率始终维持在极高的水平,1998—2000年这三年更是高达28.9%、29.3%、19.8%,每股收益分别为0.82元、1. 15元和0.97元,位于上市公司的最前列。作为一家传统的农业和食品加工企业,能够取得如此骄人的业绩确实出乎一般人的想象。

关键词:

上一篇:K线是如何形成的?K线有哪些基本种类?下一篇:如何识别蓝田股份造假黑幕?蓝田股份会计报表的研究推理是?